详细内容

“千年古城魅力锅盔山”征文08/李载丰

作者简介:

李载丰,笔名:心梦润笔,男,祖籍辽宁省东港市,原籍黑龙江省鸡东县人,1964年12月出生。原任沈阳煤业集团鸡西盛隆公司党委宣传部部长、党办主任。现为中国煤矿作协会员、黑龙江省作协会员、鸡西地域文化研究会会员,黑龙江省煤矿作协副主席、鸡西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网络签约作家。著有抗战长篇小说《雪山英雄传奇》、《烈火追踪》、都市言情长篇小说《想爱》、纪实文学《蹚水过河的女人》、安全系列丛书《煤矿安全小故事100则》、《消防安全小故事100则》、电影剧本《金墨地火》等作品。曾在国内报刊中发表诗歌、散文、小小说、短篇小说、寓言故事等30万字。

微信图片_20200803135134.jpg

锅盔山上锁龙井

李载丰


    位于黑龙江省鸡东县永安镇境内锅盔山,半山腰有一口古井,名叫“锁龙井”。

这口古井年代久远,据专家考证年代早于山上遗迹年代(1200年前),相传此井名为“锁龙井”,井内有一条巨型铁链,有一龙锁于此井中。


    据说,铁链子锁着日本海海龙王太子,名叫小黑龙。小黑龙违犯了海龙王的金规玉律,被海龙王锁在井内,龙头锁在井底,龙尾水涧沟搭在穆棱河当腰。小黑龙不服,在地底下乱搅乱翻,溢出地面变成了清泉,流淌出小黑龙的眼泪。那么,小黑龙是如何被锁在井中呢?


    很久以前,小黑龙怀着对人间生活的眷恋,时常偷着浮出海面来到这里,巡游秀美的山川沃野。一天夜里,穆棱河的虾兵蟹将与小黑龙偶遇,宣泄自己的苦衷:太子哥,快来拯救我们吧。这里久旱无雨,我们**的快死掉了,您有这个本事来点儿雨水吧!


    小黑龙听之,燃起了善良之心。

    小黑龙沿着穆棱河河套游动了一夜,已经累得筋疲力歇。天蒙蒙亮,小黑龙摇身一变,变成英俊少年,衣冠楚楚,脚踏冒了烟的土地,行走在河床边。举头远眺绿油油的山野在春风中涌动,树木和小草伸出了枝桠和臂膀向它招手,煽情地抒发自己的情感。时而,一位女子长着一双水灵灵的丹凤眼,一套兽皮做的衣服裹着纤细而凸凹有致的躯体,迈着优雅轻盈的脚步,沿着锅盔山的小路向河边走来。此刻的小黑龙被眼前的女子美丽而倾倒,内心被撩拨的火烧火燎,额头溢满了汗珠儿。时值芒种季节,黑黝黝的土地干涸呈龟裂状,庄稼苗已经打绺儿。那女子小心翼翼地用白皙的手在见底的河套中捧起河水,贪婪地喝了几口。接着不停地将河水扬起,洗漱起来。又从腰间取出铜镜看着自己布满愁云的娇容,露出忧伤的神色,自言自语地说:我的老天爷,行行好吧,快下点儿雨吧!


    这时,她的铜镜中突然出现了小黑龙英俊潇洒的面孔,这让她很惊异,回头看了小黑龙一眼,惶恐中将铜镜跌落,瞬间脸上泛起了红晕。做梦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令她荡及心魂的男人。小黑龙拾起跌落的镜子,耐心地擦拭干净后,递给了这名女子,深情地说:公主,没有吓到您吧?公主内心慌乱像揣着一只小鹿,乱蹦乱撞。娇滴滴地说:没、没有。公子是……


    公主不要慌张,我违犯了父王的规矩,来到了人间,想帮助人间解决旱情,让百姓风调雨顺……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快说。

    自从看了您一眼,我就喜欢上了您,如果你答应嫁给我,我会陪你一辈子,死而无憾……

    公主迟疑中,手已经被小黑龙扯了过去,羞涩难掩,将身子扭到了一边,心生爱恋,轻声地说:只要您能做到,我就嫁给您。

听了公主的话,小黑龙满心的欢喜,立即使用了法术。只见天空中的云朵越来越密集,在风的作用下,转眼来到了眼前。接着电闪雷鸣,雨,形成千万条线落下,拍打着焦渴的黑土地,烟雨迷蒙……



    公主领着小黑龙来到了锅盔山寨,走进城门,与山寨部落首领见面。首领见女儿从山寨外领来了高大帅气的年轻后生,很是惊喜,也喜欢上了这个上门女婿。自此,小黑龙和公主过上了男耕女织的甜蜜生活,一晃时过5年。一天,小黑龙与部落族人行走在狩猎归来的路上。忽然,天空狂风大作,乌云密布,闪电划过,海龙王施法露出了神相,隆隆的雷声中,怒斥:你这个不孝东西,竟然背着我来到凡间,大逆不道,限你夜里子时回到龙宫认罪,否则,将这里淹没。小黑龙回到家里,与爱妻相互依偎,讲述父王指令,相互抱头痛哭。时值半夜,房门突然被风吹开,云雾卷入房内,瞬间小黑龙消失无影无踪。

小黑龙的离别,这让公主痛心不已,心中充满着无限的依恋和相思。后来才知道自己的郎君一直被铁链子锁在半山腰的井里。这天,公主如期来到井边,买来贡品为之祭奠,以泪洗面回忆曾经的幸福生活。井里的水随着她的哭声大小不断地喷涌泉水,打湿了她的衣襟。冥冥中视乎听到小黑龙的呼唤,纵身跃起跳入了井中,溅起了巨大的浪花……从此,这口老井的泉水四季不断地流淌……当地的信男信女们常常携手来到这里饮一口井水,见证忠贞的爱情,**俗流传至今。

微信图片_20200803135808.jpg


靺鞨族人古城

李载丰/文


    早在一万多年前,地壳涌动,火山喷发,天神与地母在一次激情碰撞燃烧中,炽热的熔岩经过地壳的挤压凝聚起巨大的能量冲出海平面,隆起的地面凸凹不平。从此,形成了美丽富饶的完达山地貌特征,锅盔山以其丽韵静静地屹立在穆棱河中游的北岸。千百年来,锅盔山在这一片黑土地上默默地注视着风云变幻。而深藏在这里的古城,历经风霜,不露声色地俯首而卧,坚守着代代相传远古文明的薪火。企盼着今人对她的注目与关切,揭开神秘的面纱,在这里已经足足等待了一千余年。

传说公元前2100年夏朝舜帝的时候,肃慎就是东北的一个很大的国家了。尽管他们占据着北至黑龙江下游,东到日本海,西至蚂蚁河流域,南抵穆棱河下游广袤的区域。但是,他们历经夏、商、周三朝更迭,一直臣服于中原政权。


    周成王九年,阀兵征服东夷,命大臣荣伯作“贿息慎之命”。荣伯领命,呈上肃慎的贡品楛矢石砮,周王十分高兴,将箭末扣弦处铭以“肃慎氏之贡矢”,希望异姓诸侯像肃慎一样永远忠于周王朝。周王自豪地宣布:“肃慎、燕、亳,吾北土也。”荣伯有一女儿下嫁给了肃慎王的三儿子子燂,将松花江、牡丹江、穆棱河流域封为疆土,成立夫余王国的国王。据说子燂身高八尺,虎背熊腰,性情彪悍,智勇双全,妻妾成群,子孙繁衍兴盛,成为肃慎王国诸侯中佼佼者。后来,子燂的后裔靺鞨族建立海东盛国、渤海国,先后在不同时期大兴土木建都城。到了盛唐时期,其中渤海国分五京、十五府,六十二洲。公元1200年前的一天,一支以渔猎和狩猎为主的靺鞨族人的部落在部族首领稷果带领下,从渤海国东京龙原府跋山涉水迁徙来到锅盔山。


    那时候的锅盔山四处森林繁茂,土地肥沃,水草丰沛,是动物繁衍生息的乐园。稷果是子燂第十世嫡孙,虽然没有子燂高大,却有着皇家血统的智慧。他知道锅盔山为十五府之一的“东平府”所辖。自己的部族突然到来,会引来东平府其他部族的排斥和侵扰。一天,他的预见很快就得到验证。那是初春的清晨,在春风的涌动下,树木、荒草刚刚吐出了绿芽。稷果与几名轻壮年身穿兽皮衣服,手持楛矢石砮、棍棒和绳索,腰间佩戴桦树皮制成的箭囊,里面装有数十支“楛矢石砮”,在锅盔砬子,向东祭拜山神,保佑出行平安。正准备向西秃顶子山(今大顶山)进发狩猎之时,部族一名少年突然从弯曲的山路慌慌张张地跑来,气喘吁吁禀报:不好了,山下来了一群人,说是这里是他们的地盘,要求我们必须离开这里,否则就要兵刃相见……这时,大家神情紧张,目光集聚到了稷果。此刻,稷果神情自若,目光坚定,劝说道:别慌张,走,下山。


    稷果领着部族人来到了半山腰的泉水旁,与这群人相遇。只见这些人在一个头领的鼓动下,手持棍棒向山上冲,声称要将他们赶出锅盔山。原来长期生活在湄沱湖(兴凯湖)岸边的少数族群部落沿着穆棱河出口,划着木筏捕鱼,来到了这里,发现了他们。面对新来的部族,充满着恐惧,认为这里是他们固有的地盘,不允许他人染指。因此,聚集了近10人前来驱赶。面对来势汹汹的这些部族人,稷果没有退缩,厉声道:同是一国人,为何无我容身之地?这些人无一理会,不容分说,棍棒出击。无奈之下,稷果一声令下,手下人齐声呐喊,一场肉搏的混战开始了。稷果怒气顿生,青筋紧绷,脚下生风,像一只凶猛的东北虎直奔领头人,其他人紧随其后,将来人围在中间,相互棍棒交加厮杀,顿时石头横飞。大约激战一个时辰,最终将来的人打得只有招架之势,没有还手之力,甘拜下风,落荒而逃。此战之后,稷果心想,虽然打败了来犯之敌,但是,迟早还会来骚扰。为了族人的安全,过上安稳的日子,必须建起城墙予以抵御。对此,他动员全族的轻壮年开始兴建城墙。一年四季,狩猎打渔闲暇之余,组织族人就地取材,靠人拉肩扛搬运石头砌城墙,妇人在家生火做饭照看后辈。转眼几年过去了,一座顺山势沿顶部边缘构筑的简易城堡初步形成,每隔40至50米,就有一处马面(炮台)。从此,稷果带领族人依靠坚固而山高居险的城堡先后多次打败外人入侵,并在城内修建了一口水井,从而巩固了部族繁衍生息的基础。部落首领稷果人道中年早逝,部族人推选出新的首领,并将稷果安葬在锅盔山东不远处的小锅盔山上。为了纪念他的功绩,靺鞨族后人每年在他祭日(农历4月28日)那天前去祭奠朝拜。


    靺鞨族人在锅盔山不知不觉延续了肃慎人世代繁衍与民族潜在待发的活力,把一种地域的历史文明与执着的信念有机地揉合在一起,始终保持充满亢奋的勃勃生机直到清朝末年。它作为一种文化标志,不论这一民族融汇社会中如何演变成满族及其他民族,仍是中华民族的重要组成部分,以坚实而铿锵的脚步在中国历史长河中,尽洒聪慧、勇敢、不屈不挠的辉煌一页,筑就了千年古城的神韵。

微信图片_20200803135811.jpg


二郞神降妖

李载丰/文


    话说古时候,黑龙江鸡东县穆棱河流域土地富集而肥沃,水草丰盛,森林繁茂,一部落族人群居于此,繁衍生息。同时,这里山林恶兽较多,异常的凶猛,泛滥成精,常常成群结队侵扰、吞噬以渔猎和狩猎为主的人们,致使人们无法安宁地生活,四处躲藏,颠沛流离。


    在一次族人祭天活动中,近百名头戴面具、身披兽皮、腰系草裙的男女在身材魁梧的部落首长稷果带领下,有节奏地击打手中石器起舞。稷果站在人群中央的空地,脸上用花粉涂抹成花花绿绿的模样,嘴里不断地念着咒语拜祭。四名壮汉抬着供品,神情庄严虔诚地面向远方,遥拜上苍,祭祀祈祷,苦苦地哀求天庭,希望惩治那些凶狠无比的恶兽。此刻,天空突然乌云密布,雷声大作,玉帝巡游东海途径此处。玉帝从云的缝隙中惊闻了此事,立即委派二郎神下凡人间,惩恶扬善。


    二郎神接到玉帝的圣旨后,骑着神兽哮天犬腾云驾雾来到了这里,目睹了恶兽们侵害人们残忍血腥的场面,深恶痛觉,决定拿出拯救办法。便挥舞着三尖两刃刀,勾画出蛇身,接着画驼头、鹿角、牛嘴、鱼鳞、凤尾、鹰爪、狮须、蛇身小青龙的模样(变成了一条河,名叫穆棱河),来惩戒这些恶兽。闻讯小青龙下凡,为了避其锋芒,凶残的恶兽们慌不折路,只好躲进了附近的山林里,不再敢出来。从此,人们有了安定的生活,可以随意在山野中劳作。不少动物纷纷被驯服,与族人结下友谊。虽然曾经尝试过驯养生性残暴的虎、豹和狼等食肉动物,但是由于本性难移,常常稍有不慎,就会危及人身安全,于是,稷果带领部落的人们选择了那些比较温顺的杂食野马、鹰雕、野猪、麋鹿等动物,成为狩猎和捕鱼的帮手。然而,没有多久,小青龙以功劳盖世自居,狂妄自大,性情大变,反复无常,肆意改变河道,导致淹没了大片的土地。鱼鳖虾蟹泛起,无恶不作,一时间乌烟瘴气。稷果与族人苦不堪言,一筹莫展。


    二郎神没有想到小青龙变得如此嚣张,将它打入北琴海(兴凯湖),不得随意出入,很快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人们没有忘记小青龙的好处,依然把它视为心中的图腾予以朝拜,杀猪宰羊祭奠。二郎神得知小青龙温顺了许多,福泽人间,风调雨顺,太平安康,很是欣慰。为了防止小青龙喜怒无常,封森林中的东北虎王俯卧河的北部,进行监管。虎王遵守二郎神诺言,忠于职守,直至老死,风化成一座卧虎山。

天庭得知虎王长眠于此,又二次派二郎神探寻。得知人们顺利地繁衍生息,很是欣慰,喝醉了酒,一觉醒来已经10年有余,脚下的鞋子里落下许多尘土,只好将两只鞋里的土倒出,掩埋卧虎山,形成了两个大小不一的山。形状像倒扣的锅底,故此被称为处在东边的为小锅盔山,西边为大锅盔山,被部落族人称之为圣山。

微信图片_20200803135814.jpg




山东省东北同乡会秘书处

微信扫码:添加山东省东北同乡会秘书处,拉你进同乡会微信群!


联系电话:15562602111
COPYRIGHT2010-2020ALL RIGHTS   
备案号:鲁ICP备20028877号

只要你是东北人,都可以来我们大家庭,为大家提供一个交流,分享,协助平台,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建东北同乡会!

微信扫码:关注东北同乡总会公众号,可立即访问手机版官网,简单更快捷。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15562602111
山东省东北同乡会秘书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