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民间故事】二号门/李载丰

 作者简介

微信图片_20200801153614.jpg

李载丰   中国煤矿作协会员、黑龙江省作协会员、黑龙江煤矿作协副主席、鸡西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网络签约作家。


二号门

26岁的大王和村里其他同伴一样,走出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偏远山村,到海滨城市打工。通过当过兵的同乡介绍,找到第一份职业——保安。

他个子很高,足有180,四方大脸,一副憨厚的面相。起初,这家保安公司招聘保安的时候,首选是专业军人。经过同乡的软磨硬泡,说服了招聘负责人。面试过程中,看到大王的身材比其他招来的保安高出一大截,而且相貌英俊。奇迹般地录用了。过后,这名负责人告诉他的同乡:工作中多加调教,让他多懂得制度和礼仪,培养他担当迎宾保安。大王的同乡心中暗喜,点头称是。

入职第一天,大王领来公司统一发的黑色保安工装。穿在身上,戴上大盖帽,照着镜子,露出憨憨的笑容。又学着电视里看过的军人样子,对着自己行个很不标准的军礼,像军人,更确切地说更像警察。大王很知足,一个整天与土疙瘩打交道的农民,进城能够获得这份体面的工作,心里美滋滋的。

大王参加了岗前培训,练习正步走、队列等。站在保安的队伍中,身宽体阔的大王很显眼。通过一段时间的强化训练,大王终于上岗了。

担任保安公司培训部主管的同乡,按照公司的要求,先将他派往一家企业担任保安,让其熟悉相关业务。之后,又安排到聚集多家公司办公的一幢写字楼,任前厅礼仪保安。戴着白手套,双手背在后面,腰板挺得很直的大王,不时地注视着旋转的大门。每个人进来,大王都面带微笑地喊:“你好!”一天自己喊了多少次,自己难以说清楚。

他所站的位置距离电梯口只有几米远。电梯门,开着合、合着开,人员鱼贯而入、鱼贯而出,川流不息。

大王的出现,也引来不少女人的注意,回头率蛮高。有的女孩子不再矜持,携着同伴来到他的跟前,与其合影留念。开始,大王还不习惯,一脸羞涩,时间久了也见怪不怪了,任凭拍摄,这也引来了人们的热议和上级部门主管的关注。找到他:为了维护公司的形象,要婉拒他人拍照……

大王迟疑:领导,“婉拒”是啥意思啊?

“婉拒”就是不要太直接拒绝,语气婉转一些,让客人容易接受……

嗯,懂了!大王鸡啄食般地点头。

傍晚,下班时间到了。一楼电梯,办公人员脚步匆匆地走出。尽管每半个小时与同伴轮换,但是一天下来,腿酸叽叽的,头晕晕的,很疲惫。楼内的人,渐渐地少了许多,也到了换班时间。大王在楼内走动,松弛一下身子。这时,已经人去楼空,四个电梯中,唯独2号电梯始终上下运行,灯光闪闪。大王很好奇,去摁了一下指示灯,电梯门开了,出现了一个妙龄女子。只见这个女子瓜子脸,丹凤眼,长发飘飘,薄如纸的上衣领口露出深深的乳沟,那条水墨蓝的牛仔裤膝盖处有个不规则的窟窿,露出白皙的皮肤。这个女子,微笑地说:帅哥,上楼吧!

大王惊愕,摆摆手:我、我不能去,在工作呢!

哈哈哈……传来了女人阵阵的笑声。

他再次挥手,女人不见了……顿时觉得很蹊跷,电梯里灯光还是那么柔和,镶嵌在里面的广告荧屏里循环展播眼花缭乱的内容。他眼睛四处打量,没有发现什么,难道这是幻觉?摇摇头,心想,电梯为什么还开着呢?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还按着那个电梯钮。他嘲笑自己,真是个白痴,见到美女,竟然会失了魂儿了。

又一想,不对啊,分明没有女人啊?自我安慰:或许白天看美女多了……

晚间,大王懒散地躺在床上,手拿着遥控器对着电视机翻弄着节目,脑海里出现那个女人。

那女人太美了,印象太深刻了……

坐在椅子上的同乡好奇地问:哪个女人?

电梯中的女人。

同乡“呵呵”一笑:现在美女多了。是不是喜欢上了那个女人?

大王皱紧眉头,淡淡地说:也谈不上喜欢不喜欢,那个女人太惊艳了,看了之后难以忘记,像苞米粒子扎进脑沟里……

呵呵,你真能扯……别胡思乱想了,睡觉吧!

大王自从与女人梦幻般地邂逅,心中泛起层层波澜,多了一份挥之不去的情愫。每到傍晚时刻,心中产生莫名其妙的浮躁,情不自禁地脚步向2号电梯挪动,希望再次看到那个女人。

这天,他再次来到2号门,电梯的指示灯亮着,心跳加剧,比电梯上下滑动的速度还快。

电梯终于落在了一楼。电梯门开了,灯亮着。没有见到那个女人,大王情绪有些失落,鬼使神差地迈进了电梯内,环视着,自言自语:人呢?

电梯的门忽然关上,电梯在升起,显示楼层数字如加油站的油表飞快翻滚。大王又惊异、又紧张,电梯怎么自动上去了呢?摁电梯开关,仍未停,飞速上升,大王有些慌乱。电梯最终停了下来,显示楼层“18”。

十八层?不应该是地狱吧!大王心理更加地恐惧。电梯门开了,大王又一次见到这个女人。这次,女人一袭洁白的轻纱,娥娜多姿,在他眼前翩翩起舞,含情脉脉地对他说:你终于来了,这回工作不忙了?呵呵……银铃般的笑声在狭小的空间中划过。

我、我不想来,谁知道这电梯就……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其实,你很想见我……

你怎么知道?大王怯生生地问。

呵呵……从你的眼睛里。

我的眼睛?大王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睛。

对,你心里想什么,眼睛已经告诉了我。女人坚定地回答。

此刻,大王猛然间惊醒,告诉她,我不要在这里,我要下去。

难道你真的要下去,不想陪我说说话?你太不懂女人心了……女子拂袖而去,瞬间消失。

楼梯刹那间快速地坠落,戛然而止到了一楼。

见大王诚惶诚恐地跑回来,同乡问个究竟:大王,你又咋了?

我又见到了那个女人?大王心有余悸。

那个女人什么模样?

大王如实地描述女人的模样。

同乡露出惊愕的面孔:那不是阿敏吗?

阿敏是谁?

阿敏她……她死了,死得很惨……

原来阿敏大学刚毕业就在本写字楼里的一家公司工作。青春靓丽的她无疑成为这个写字楼里最美的女人,也吸引着众多男人的眼球。

阿敏有个男朋友叫小强,是大学时期的同学,距离阿敏所在的城市很远,两人只能用微信和手机取得联系,难免有许多无奈的相思之苦。然而,随着岁月流逝,一晃三年过去了。阿敏明显地感觉小强的微信越来越少了,更不用说电话了,直觉告诉她他们的感情面临危机。一次微信中,小强告诉她:咱们分手吧?

阿敏回:为什么?我哪不好?

小强冷冷地回:不要问为什么……

从此,阿敏的微信号被小强拉黑了,打电话回音:该电话已停机……阿敏失恋了,没有想到她与小强的感情是这样的脆弱,经不住时间和风雨的考验。私下里,她不知道哭了多少回。

这天,阿敏在加班。窗外的夜色流火,彰显这座城市的繁华。格子工作间的灯光下,只有阿敏在那里统计各类数字,内心十分的烦躁。主管的门开了,一个中年男人走了出来,抬起手腕,看一眼表,时针指向18时。

还需要多长时间能够完成?中年男人显然在焦急地催促。

陈总,我马上完事。

陈总富有磁性的声音告诉她:嗯,忙完了告诉我。天色已晚,我们一起出去吃饭。

这是一个高级酒店。包房里只有陈总和阿敏,在柔柔的灯光下,陈总放下酒杯,浓眉下的大眼深情地看着阿敏,轻声地说:敏,最近我发现你工作不在状态,是什么原因?

阿敏有些醉意,身体前倾,斜着身子,眼睛注视着高脚杯中血色的红酒,一声叹气:唉……男朋友和我分手了,失踪了……

哦,男朋友帅吗?

很帅,是我的初恋,没有想到居然不爱我了……此时,阿敏眼睛噙满了泪水。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无缘无故的恨。既然选择了分手和不爱了,就放手吧……

可是,可是我感觉到委屈,我是那么爱他……他却……呜呜……

好了,别哭坏了身子……陈总在安慰。

那天,阿敏喝了许多酒,头晕晕的、沉沉的,这是她有生以来喝得最多一次酒。当她清晨醒来时,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一个套房床上,又看见陈总围着浴巾坐在茶几旁,喝着茶,抽着香烟,注视着她。她明白了发生了什么,操起一个枕头扔向了他:你给我滚,流氓,呜呜……

 敏,当你进公司第一天,我就喜欢上了你……

呜呜……滚,我不听,快给我滚……阿敏愤怒地吼叫着。

陈总慌忙穿上了衣服,关上门,走了。

房间里的阿敏哭着走进洗浴间,拧开淋浴开关,在反复冲洗着……

她看清楚了陈总那副人面禽兽的嘴脸。这时,阿敏的手机响起了提示音。阿敏拾起手机,是陈总发来一张阿敏的躶体图片,告诉她,学乖点,我会随时找你,否则,我会……你懂得!

     卑鄙!阿敏气愤地将手机摔在了床上,她恨自己太草率了、太…… 

在陈总淫威和要挟下,阿敏一次次就犯,竟然沦落成了小三。

半年过去了,阿敏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听到的声音是那么得熟悉,是小强来的电话:阿敏,你现在还好吗?说话啊!阿敏在低声哽咽着。

 阿敏,对不起,上次,上次我是因为在体检中,诊断为癌症,我怕拖累你,才提出分手的。听我说,别哭了,告诉你开心的事情,经过专家最终确诊,不是癌症。听到这个消息你应该替我高兴才是啊!你怎么了?究竟发生了什么……阿敏按下了电话,哭得很伤心。

已经两天没有上班的阿敏决定离开这个公司,离开这座城市。

这天,阿敏向公司人事部门递交了辞职信。正当她做交接的时候,那个陈总的原配夫人带领三个女人突然怒发冲冠冲了进来,指责阿敏是狐狸精勾引她的男人。阿敏予以辩驳,却被她重重地扇了一个耳光。接着四个女人围着阿敏拳打脚踢,使得阿敏遍体鳞伤倒在了地上。而那个猥琐的男人陈总却成了缩头乌龟,躲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大气不敢喘。

同事们用奇异的眼光看着阿敏。她很绝望,吃力地站起。忽然,她用尽了自身最后的一点力气打开了窗户,纵身一跃,从十八楼跳下……

大王听了同乡的讲述,在对阿敏不幸的境遇倍感惋惜的同时,心怀忐忑与日俱增。疑惑地问:我很纳闷儿,怎么会总是见到她。有时见不到她,心里好像缺点什么……

我也读不懂。按照习俗,这个楼阴气很重。如果不发生这件事儿,还不觉得什么……或许你鬼附身了?

大哥,求你了,别吓唬我了,赶紧给想个法子。大王急切地说。

我也没有好法子,躲开呗!不过,千万别把此事说出去。

对,惹不起,躲得起。大王不久被调换到新的岗位,后来还被提拔为保安公司总经理助理,至于二号门发生的“艳遇”,至今守口如瓶的……

微信图片_20200801154544.jpg



山东省东北同乡会秘书处

微信扫码:添加山东省东北同乡会秘书处,拉你进同乡会微信群!


联系电话:15562602111
COPYRIGHT2010-2020ALL RIGHTS   
备案号:鲁ICP备20028877号

只要你是东北人,都可以来我们大家庭,为大家提供一个交流,分享,协助平台,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建东北同乡会!

微信扫码:关注东北同乡总会公众号,可立即访问手机版官网,简单更快捷。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15562602111
山东省东北同乡会秘书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