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散文】缝纫机上奔跑的时光/吴洪伟

上午十点多,我回到了老屋。


阳光平和地透过老屋的那扇木窗,以格子的形式,铺陈到窗下那台老旧的缝纫机上。


清寂、温暖、安宁,熟悉的感觉让我沉陷于阳光的背影里。


那台古董一般的缝纫机,灰暗、尘迹斑斑,曾经的精美、光彩和突突突跑动的激情,都被搁置在光阴的深处。


我走近它,擦去机板上的灰尘,轻轻地、慢慢地,似乎怕碰疼它。拭去灰尘的机板,依然明亮,醇厚的漆面,反射着光阴投下的夺目的光与影。


打开机板,支上机头,它的面貌赫然出现在我的眼前。一朵金属打制的牡丹花,镶嵌在机头上,这是它的品牌。机板的背面没有着漆,木质原色的底面上,竟然留有一串数字:1972.1.12,墨蓝色,钢笔手写的,我认出那是父亲的笔迹。

微信图片_20200801114612.jpg

我心里一惊,顿觉一种热热的感念在升腾。距今四十年呀,我大半生的光阴。一朵经世的牡丹花,居然还盛放于南墙的窗下,与老屋里的其他老物件,比如,站立在西墙边的那个父亲亲手打制的立柜,静静等候我,某一日,打开它收藏的记忆的芬芳。


父亲在机板上记下的时间,一定是这台缝纫机来到我家的时间。记得我和弟妹出生的时候,父亲就把我们的生辰记在那天的日历上,然后小心地撕下来,夹在日记本里,珍藏起来。可见,父亲把这台缝纫机视作家中的一个成员。


那个年代,一家老小的四季衣服都得靠母亲的手,一针一线来缝制,因为没有更多的钱去买成品的衣服。每年暑假的时候,姥姥都要来我家里,帮着母亲一起做针线活。


姥姥坐在大炕上,把粘在一起旧棉絮,撕扯开来抻平,再把仅有一点凭票买来的新棉花,在旧絮片上薄薄地铺上一层。母亲坐在临窗的炕边,缝着打算给我做棉袄的旧衣裳,手臂一上一下,扬起又放下,阳光轻洒在她疲倦的脸上。她一边缝一边和姥姥唠叨着家里的陈年往事。新棉花的絮花轻轻地飞起来,就像她们的话语飘满了小屋。


微信图片_20200801114652.jpg

我在她们中间来来回回地跑着,偶尔会从姥姥铺好的棉絮上踩过。不一会,就有一大片棉絮粘在了我的裤脚上,跟着我飞跑起来。母亲喝道,别疯闹了!姥姥也嗔怪道,这个小兔羔子,净捣乱。说着伸手拽住我,强行把我按在她身边。


晚饭后,得了空闲,她们就会不自觉地拿起针线活,在灯光下又一针一线地缝起来。时间不知道跑了多远,我睡了一觉醒来,还见灯光亮着。


缝纫机,缝纫机,多么需要一台缝纫机呀!于是,父亲不知道托了什么人,才弄到一张购买缝纫机的票。那个时候,购买缝纫机、自行车等大物件,都得凭票。有了票,还需要钱呀。拿出了积蓄还不够,又从亲友们那里凑了一些钱,一家人才喜滋滋地把缝纫机迎回了家。


拥有一台缝纫机对于那个时代的家庭是一件多么奢华的事呀!

微信图片_20200801114657.jpg

父亲忙着看说明书,穿线纫针。母亲拿着一块旧布,急着要学学如何踩缝纫机,要看看缝纫机缝制的细细密密的针脚。不仅母亲学会了踩缝纫机,就连父亲也学会了使用缝纫机。


下班后,吃过晚饭,突突突……缝纫机奔跑的声音便会响起。灯光下,母亲踩着缝纫机,给我们做鞋面,父亲坐在旁边上鞋底。他们配合得很默契,一边说着话一边为我们穿得好穿得暖忙碌着。


我们那时穿的鞋都是自家做的,鞋面大多是红色或黑色拉绒布面的。冬天下雪的时候,鞋面粘满雪,放学回到家,棉鞋就已经湿透了。


一天,父亲拿着他那双掉底的皮鞋叹息着,扔掉了可惜,又修不上了。唉!忽然,父亲看见了母亲做鞋用的鞋样子,就拿过来,在旧皮鞋上比量了起来,能不能把它改成一双孩子穿的鞋呢?于是父亲就把旧皮鞋的鞋面拆下来,照着鞋样子重新裁剪起来了,只能够做一双小一点的鞋了。于是,妹妹有福气,穿上了平生第一双皮鞋,还是父亲亲手制作的。


是的,是父亲亲手制作的。皮的鞋面,棉花的鞋里,母亲在缝纫机上怎么也做不好。太厚了,缝纫机针扎不过去。父亲说,还是我来试试吧。父亲换了大号的机针,一点一点小心地踩着缝纫机,跑线的速度不敢太快了,太快了线就断了。好不容易把鞋面做好了。为了让妹妹早点穿上,又贪晚上起了鞋底。鞋做好了,父亲又给他的作品做了美容,打了一层黑又亮的鞋油。第二天,妹妹穿上了新皮鞋,好一顿在小伙伴们面前显摆。

微信图片_20200801114701.png

我高考那年暑假,一个服装裁剪班在培训科的教室里开班了。母亲说,反正你考完试了,考得好不好也别多想了,你去学学服装裁剪吧,学会了,好帮我做活,我裁的衣服都不受看,你们也不爱穿。你去学学吧,就当散散心了。


学了半个月,买回来一些布料,那个暑假,我在母亲的指导下,用这台缝纫机,为全家每个人做了一件衣服。弟妹穿上,都说比母亲做的好看。经过了这些实践,我裁剪和缝纫的手艺大大地长进了。从此,我爱上了缝纫机,便接替了母亲在缝纫机上的工作,突突突,缝纫机奔跑的声音又在我手上响起来了。


很多年过去了,生活也变得多彩起来,商场里琳琅满目的服装,美不胜收,我亦如世人一样,不仅追求式样,更追求品牌。缝纫机渐渐地躲在角落里,独自寂寞。缝纫机上那段突突突奔跑的时光远去了。喧嚣的街道上,我也似乎迷失了从前。


现在,我在老屋的窗下,抚摸着这朵尘光里的牡丹,岁月的暖意充盈着心灵。那些在它手心里奔跑的时光,那些承载了我的亲情血脉的时光,蓦然闪现在眼前,竟叫我泪雨涟涟。父亲早已去了另一个世界,母亲也已老迈,世事如烟如云。我知道我追不上那段时光了,回不到从前了,那个物资匮乏可家并不贫穷的从前。但我可以让那段时光延续下去,在生命的血脉里一直延续下去……


我离开老屋的时候,带走了我的缝纫机,带走了我的牡丹花。

微信图片_20200801114706.jpg

作者:吴洪伟,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在《北方文学》《散文选刊》《雪花》等省市报刊上发表,收入到各种文学选集中,出版了个人散文集《时光的暖意》,散文合集《爱若琴弦十人弹》。有散文获得2015中国散文年会二等奖。

微信图片_20200801114716.jpg




山东省东北同乡会秘书处

微信扫码:添加山东省东北同乡会秘书处,拉你进同乡会微信群!


联系电话:15562602111
COPYRIGHT2010-2020ALL RIGHTS   
备案号:鲁ICP备20028877号

只要你是东北人,都可以来我们大家庭,为大家提供一个交流,分享,协助平台,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共建东北同乡会!

微信扫码:关注东北同乡总会公众号,可立即访问手机版官网,简单更快捷。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15562602111
山东省东北同乡会秘书处